首页 > 社会 > 正文

上海嘉定这个镇是怎么把违建拆掉的

时间:2019-05-15 23:08:18        来源:

  幸福村6000多万元,五四村4000多万元,加起来超过1个亿——以前,这是嘉定区江桥镇的两个村农户宅基地周边违建的年租金收入总和。

  根据前期排摸,这两个村以往有近700户农户存在违建情况部分违建房已有20年历史,违建面积超过18万平方米,平均每户违建面积达260多平方米,户均年租金收入近15万元。镇拆违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少数农户利用宅基周边空旷、靠近河边等地理优势,违建面积可近1500平方米,年租金收入可达80万元——这样的年收入,足以让绝大多数上班族艳羡。

  不过,这种靠“盖违建房屋、收租金致富”的日子已一去不返。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江桥镇大力推进农户宅基地周边违建拆除工作,五四村、幸福村农户宅基地周边拆违工作已全面铺开,目前已拆除违建超过8万平方米,农村人居环境得到很大改善。违建的租金收入越高、存续时间越长,拆违工作的难度就越大。江桥镇是怎么把这些违建拆掉的?

  

  外来户自“小社会”,摆个早点摊也能过日子

  嘉定区江桥镇,地理位置特殊——位于嘉定、普陀、闵行三区交汇处,西接上海国际汽车城,北沿旅游胜地南翔,东与普陀交接,南连虹桥枢纽。便利的交通导致外来人口众多,同时因毗邻轨道交通13号线,房屋出租收益很大。

  江桥镇幸福村党总支书记陈敏告诉记者,13号线直接穿村而过,金沙江西路站的一个出口就设在村子里。隔壁的五四村交通也非常便利,“开车大约只要一刻钟,就能到虹桥机场、虹桥火车站。”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大量外来人员就在幸福村、五四村里租住。“大家把自己家的空房间都租掉了,还是不停有外来人员跑来问有没有房子可以租。上世纪末,陆陆续续有人开始在自家住宅外围再造房间,造完之后就用来出租。”幸福村6组8号村民冯正芳告诉记者,在这股“造房热”的影响下,他也在2004年开始新造了一些房子收租金。

  “当时造房子,成本大约是每平米150元到200元,大多数人家造完之后都不粉刷,直接以毛坯状态出租,一间10平方米的房子,月租金在80元左右。这样算下来,不到两年就能回本,之后的租金就是净收益。”冯正芳说,最近几年的租金水涨船高,10平米一间房的月租金在千余元左右,如果是临街做商铺的房子,月租金可达数千元。

  

  房子越造越多,外来人员也越来越多。渐渐的,幸福村、五四村成了标准的“城中村”,两个村外来人员之和一度达到4万多人。这些外来人员有的在附近工厂打工,有的做点小生意服务这些打工者,在村里开水果店的、摆早点摊的、开理发铺的都有。“外来人员都快成个‘小社会’了,由于人太多,外来人员随便做点什么生意都能糊口,摆个早点摊一天只干3小时就能养活一家人。我们常开玩笑说,村里除了殡葬服务没有,其他所有的生意门类都有了。”五四村村委会主任王剑说。

  日前,记者走进五四村,大部分违建房已经拆除,从农户房屋外墙的痕迹上依然可以看得出昔日违建的“盛况”。五四村内道路以往被违建“挤”得非常狭窄,大量农户硬生生让违建从农宅的四面外墙“长出来”,挤占道路、河道等空间。村民私自搭建的房屋大多平地而起,没有地基支撑,有的利用两家房屋墙体之间的空隙,用木板搭建了数平方米小木屋,做饭就在屋外,非常不安全

  “根据我们的统计,五四村以前在沿街违建房里做生意的小商贩有300多家。这些商铺本就是违建,商贩还要往店外搭凉棚,搭了凉棚还要占道跨门经营。最严重时候,村内本来宽阔的道路,连自行车都过不去。”江桥镇拆违办工作人员陈立虎告诉记者。

  “大量租户有居住需求,户主有高额收益,违建面积太大,很多人家的违建面积比宅基地面积还要大出数倍。这种地方怎么拆违?难度太大,几乎不可能。”采访中,江桥镇一名干部直言不讳。

  

  过道上方也搭阁楼出租,发生火灾消防车进不来

  不过,随着违建存续时间越来越长,大量的管理问题治安隐患开始涌现。村民们拿着租金的同时,心里也渐渐开始不安定了。

  幸福村7组53号村民陈宝福今年已近60岁,家里以前违建面积有400多平方米,分隔成40多个房间出租。由于他家的宅基地不靠村内道路,所以违建房很难做商铺,只能做客房,租金比较便宜,每平方米80元。老陈告诉记者,这笔租金拿得并不十分舒服。

  “家四周住了这么多外来人员,抬头不见低头见,生活很不方便,有时候出门还会撞上外来人员随意拉线晾晒的衣物上。家里大门正对着租户的房门,间隔不到两米,噪音问题、采光问题、烧煤气用水电引发的安全问题等,都让人很糟心。租金是有了,但是生活质量确实大幅下降了。”老陈告诉记者,还有些村民“见缝插针”建违建,一条宽一米、高两米多的过道上,也会在上面凌空搭一间阁楼出来出租,不浪费一点空间。“一旦发生火灾,消防车进不去,里面的人逃不出来,非常危险。”

  冯正芳说,村民的心态一直都很矛盾,既希望有租金拿,又希望生活环境好,但这两个条件就像一个天平的两端,永远是“踩一头翘一头”。“看在的份上,很多人宁愿牺牲一部分生活条件,但内心是并不十足愿意的。我们看到外来人员往河道里扔垃圾、在房间里乱拉电线、占道经营堵了消防通道,也会‘不爽’,也会劝阻。也正因为有这样的矛盾心理状态,多数村民后来都会配合镇、村的拆违工作。”

  对村里来说,违建没有带来任何收益,反而增加巨大的管理成本。陈敏告诉记者,村里外来人口太多,大多数外来人员租房都不签合同,和户主协商后直接入住,管理非常困难。以前幸福村光是外来人口登记员就有40多人,每人有划片的包干区,每天都要巡查登记人员变动情况。“光人口登记就要花这么多人力,更别提垃圾清运等工作了。我们也尝试过对这些外来人员的租赁房进行编号等管理手段,但都治标不治本。治本之策只有一个:拆违。”

  

  先清租户再拆违,给农户房屋“切肿瘤

  从去年夏天起,陈宝福就收到了村里要上门拆违的通知。“说心里话,我们肯定是不太情愿的,毕竟要少很大一块收入。但是拆违办工作人员明确表示,违建房屋不可能按照动迁房来处理,而且违建房的租金收入本就于法无据,早拆晚拆都是拆。在拆违办工作人员、村干部的反复沟通下,我们也就愿意配合拆违了。”

  江桥镇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除了做好宣传党员干部带头拆等常规手段外,江桥镇在幸福村、五四村的拆违工作中也创新了一些工作方法。“比如,我们把拆违的评估报告进行公示,拆哪儿不拆哪儿、拆的边界范围在哪里,全都提前确定好范围,明明白白告诉村民。此外,在做好宣传沟通的基础之上,我们在所有的违建房外都画上‘拆’字,一方面督促户主、租户尽早作好准备,终止合同、补退租金等,另一方面也是为即将开展的拆违工作营造声势。”

  拆违的关键,是清退租户。只要没人租这些违建房,农户又知道这些房屋不可能按动迁处理,自己也不会去住,对拆违工作的配合度会大大提升。为此,村、镇相关工作人员制定了详细的清退方案:对纯住户,采用清查居住证、依法断水断电等手段;对沿街商铺,则采用消防安全查封、清理无证经营等方式公安、消防、综治办、城管、市场监管等职能部门依据相关法律法规积极合作,让租户“知难而退”。

  幸福村209号村民朱先生告诉记者,他在院子里造了一圈房子、一共15间房间,去年8月就开始断水断电,去年10月就清退了全部租客,如今他家的违建正在拆除中。

  农户宅基地周边违建,和违建厂房农田大棚房的拆除方法都不同——由于违建“长”在正常的农宅边上,就像附着在健康肌体组织上的肿瘤一般,“切除”时必须小心翼翼,不能用挖掘机等大型设备,不然很容易影响到农宅主体房屋的安全,只能用人力一锤一锤砸。

  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样精细化、“外科手术”般的拆违速度不算快,目前正以每日3户到5户的速度有序推进。“我们不求快,也不单单考虑拆违的面积指标。拆违工作的推进,不能以牺牲村民住宅安全、农村居住环境作为代价。”

  

  拆除一家修复一家,改善村里居住环境

  农户宅基地周边拆违,“拆”掉的是老百姓实实在在的利益为了减少农户的损失、提升拆后环境,江桥镇党委、政府要求村里“拆除一家,修复一家”,拆后及时搭建围墙、美化周边环境,切实维护百姓利益。

  江桥镇拆违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农村地区不少房屋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筑用料和建造技术方面有所欠缺。此番拆违后,对原有房屋出现的裂缝、墙皮脱落、稳固性降低等问题,都将由专业公司进行修缮加固,以解决村民的后顾之忧。

  拆违后垃圾会不会堆积如山?采访中不少村民对此表示担忧。事实上,早在拆违之前江桥镇就已做好详细计划,拆违后的垃圾会有专人及时进行清理,受损的道路也会修复。

  在幸福村和五四村,目前均已专门成立了拆后空地的管控和巡查队伍避免违建“死灰复燃”。同时,针对村民“没了违建也就没了收入”的抱怨,两个村还专门开设了就业援助站,有工作需求的村民可至援助站登记信息,援助站工作人员会根据村民年龄、学历、能力实际情况推荐保洁、保安司机等工作岗位。“事实上对村民而言,拆违不等于完全没有租金收入。农户自家房屋只要不是违建,依然可以出租获得租金。”王剑说。

  

  农户宅基地周边拆违工作推进至今,五四村里本来2万多外来人口已经减少了1.5万人左右,人居环境大大提升。幸福村也是如此,村民陈宝福告诉记者,拆完之后家里变得亮堂了,村里也更干净漂亮了,“在村里小路上走走,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开阔清净了不少!”

  江桥镇党委书记桑健明表示,江桥今年的拆违任务量是24万平方米,尽管与前两年相比体量不算大,但这些违建有相当一部分是难啃的“硬骨头”,只有这些违建实现清零,无违创建任务才算真正完成。“要少想‘拆不拆’,多研究‘怎么拆’,确保全面完成库内重点类型违法建筑清零工作。违法建筑拆除后,我们会注重腾出地块的管理利用,对于没有规划的土地将覆绿复垦,坚持群众需求为导向,最大程度补足为民服务的配套设施,全面优化生活环境。”

    阅读下一篇

    国家统计局:鲜菜鲜果价格的上涨不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15日上午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介绍2019年4月份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并答记者问。    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