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温州“ 50 万寻娃”事件成闹剧,警方:妻子为测试丈夫感情报假

时间:2018-12-06 11:08:57        来源:

△ 12 月 5 日午,乐清警方来到黄某父亲老家,拉起警戒线,封锁现场

11 月 30 日起,温州乐清 11 岁男孩“不见”了,在他“失联”的 5 天里,温州全市都在接力找人,警方、志愿者、救援纷纷出动。

12 月 5 日凌晨一点,乐清公益寻人负责人郑佰洪接到“ 50 万寻子”事件孩子亲戚电话,称“失联”孩子找到了,平安。还未来得及高兴对方透露,大家被骗了 —— 孩子可能是被妈妈藏起来的。

下午 4 点,与潇湘晨报记者通话时,郑佰洪的声音有些无力,从早上 6 时起,每 2 分钟,他都会接通一个志愿者电话。与志愿者解释时,有人愤怒,有人沉默,有人听完消息后说,“孩子平安就好”。

12 月 5 日,温州乐清公安连发两条微博,通报乐清“失联”男孩已被找到。凌晨 2 点发出的通报显示,男孩已于 12 月 4 日 22 时 48 分被找到,经初步查明,“失联”事件是男孩家属故意制造的虚假警情。下午 3 时,第二条警方通报发出,解释“虚假警情事件”:男孩失踪事件系其母亲陈某为测试丈夫是否对儿子关心重视,遂导演了这一场“失联”。目前,母亲陈某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已被刑事拘留

前情:11 岁男童“失联”引全市寻人

11 月 30 日下午 5 点左右,温州乐清 11 岁男孩黄某放学回家,乘坐公交车至虹桥车站,搭乘三轮车在离家 500 米处下车,事后一个人走出监控再不见踪影。随后,男孩父母向乐清警方求助

从 11 月 30 日起,在男孩“失联”的 5 天里,温州全市都在接力找人。乐清公益寻人的负责人郑佰洪向潇湘晨报记者介绍,他们在 11 月 30 日 21 时左右接到黄某家人的求助电话,随后通过微信转发寻人消息,并集结几千名志愿者自发寻找线索,在村内、公园和河边搜寻。孩子母亲老家云岭村的村委会主任卢建新向记者透露,村里一千多户居民都在参与寻人,在 12 月 2 日左右,救援队的警犬 3 次在河边叫唤,众人怀疑孩子不慎落水,于是对水塘进行地毯式搜索,救援队还曾通宵在河边作业。卢建新估计,参与搜寻人数达数万人

媒体报道,失踪男孩的父亲曾在朋友发布 80 条寻人消息,并在一小时内,将找到儿子的酬金由 20 万提高至 50 万。

反转:妻子为测试丈夫藏起孩子

12 月 4 日 22 时 48 分,男孩在警方通报中,被“找到”。

相关报道显示,在耗费大量警力依然未找到男孩后,警方调转调查方向启动疑似命案机制,分析家庭关系,遂发现孩子家属身上的疑点,并通过侦查手段,发现踪迹,最后孩子在城东街道乡下一间房子内找到。记者从知情人士处得知,此地为孩子父亲老家。

乐清警方通报称,调查显示,男孩母亲陈某(33 岁、城东街道云岭村人)因与在外经商的丈夫存在感情纠纷,为测试其丈夫对其及其儿子是否关心、重视,蓄意策划制造了该起虚假警情。11 月 30 日 18 时,妈妈陈某与放学回家途中的儿子黄某取得联系,在虹桥镇沙河路附近碰面。陈某嘱咐黄某,呆在事先备好的四轮电瓶车内,不要下车,并把车钥匙和事先备好的食物交给黄某。安排好后,陈某于 19 时 13 分,在虹桥派出所虚假报警。其间,陈某将四轮电瓶车转移停至城东街道云岭村,直至被警方找回。

12 月 5 日,据媒体报道,当天凌晨两点多,黄某父亲一家人连夜搬家,现在屋子里只剩下洗衣机和冰箱,是原房东的。“他们租住在这里,还只有两个月。”

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综合本报记者马慧、江晚报报道

编造警情可追刑责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李健律师表示,依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规定,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警情、灾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连线

孩子找到了他却高兴不起来

12 月 5 日,两则“乐清走失男孩被找到”的通报在乐清公安微博发布,读到消息时,乐清公益寻人的负责人郑佰洪,正不断接起、挂断志愿者来电,并重复向电话里解释“孩子找到了,是孩子父母吵架,妈妈把孩子藏起来了。”

在孩子“失联”的 5 天里,郑佰洪所在的寻人平台已联系上千名志愿者。12 月 5 日凌晨 1 点,他接到孩子亲戚电话,称孩子找到了,平安。但还未来得及高兴,亲戚就透露,孩子可能被妈妈藏起来了。14 个小时后,真相被警方证实

下午 4 点,与记者通话时,郑佰洪的声音有些无力,从早上 6 时起,他一直重复接起、挂断电话的操作基本是每 2 分钟,他接通一个志愿者电话。与志愿者解释时,有人愤怒,有人沉默,有人听完消息后说,“孩子平安就好。”

在与记者通话的 10 分钟里,郑佰洪又接到了 22 个未接来电。在没时间思考的忙碌里,他形容自己的心情是“孩子找到了,却高兴不起来。”

“从事公益寻人 6 年,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他说。

“几乎都在找,全天候的找。”组织村里一千多户住户持续搜寻多日的卢建新称,这些天来,他们印发的寻人启事,从 200 份增加至上千份、几万份,乃至十来万份。

“孩子找不到,急,拐卖孩子敲诈勒索也该打个电话呀。”他表示最近两天,村民还用喇叭在附近的山头和寺庙呼喊、找寻失踪的男孩,担心孩子的人身安全

和郑佰洪一样,12 月 5 日凌晨 1 点,他接到家属电话,才得到孩子平安的消息,得知真相。“他说找到了、找到了,我说人是否安全,只要孩子安全,别的什么事都没有了。”

    阅读下一篇

    郑州亚帮汽配城部分区域被拆迁

    郑州亚帮汽配城部分区域在拆迁范围内11月下旬刚续租,没几天时间,商户就接到了拆迁通知书。这让郑州市东四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