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野史 > 正文

唐玄宗时,一小官稀里糊涂升至宰相,只因他长得像玄宗的死对头

时间:2019-05-27 22:27:03        来源:

武则天如意元年(692年),朝廷要铨选一批官员名单上有一位姓方的、有一位姓王的,他们俩听从了业内人士的建议,把自己的姓各减去一两笔,改姓丁和姓士,想着拿到官职后再改回来。因为这两个姓在当时比较稀少,笔画简洁,在名单上显眼,容易被看到。

不承想,负责选拔的官员眼里不揉沙子,看了名单说:“我看过单子,大概几万人,就没姓丁和姓士的。这俩人肯定是姓方、姓王。”虽说非常规,可技术含量不高,被人识破了,他们的升官之路就此阻住。

​也有命特别好的,稀里糊涂地一步登天。唐玄宗时期,源乾曜从低微官职一路被提拔至户部侍郎、京兆尹直到宰相。有一天,唐玄宗跟高力士闲聊天,就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快地提拔源乾曜吗?”高力士当然不知道了。唐玄宗神秘地说:“没别的,就因为他的长相,还有他说话的声音,特别像萧至忠。”高力士就更不明白了。萧至忠是谁啊?也是宰相,只不过曾经是唐玄宗的对头,他是太平公主的死党,后来在唐玄宗收拾太平公主的时候,一起给杀了。高力士就问了:“萧至忠不是辜负陛下的人吗?怎么陛下还老想他?”唐玄宗道:“他老了是个糊涂蛋,但早年间刚当朝的时候,也算贤相吧。”

这段话歌颂了唐玄宗求贤若渴宽容大度。只是—有这么凭相貌求贤的吗?源乾曜当时可能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为什么当了宰相。

​还有命更好的——清朝时候湖北的东湖县令张建基因巡抚的推荐,最后当上了湖北布政使。为什么推荐他呢?因为东湖曾出过一个冤案,全因为张县令明察秋毫,从蛛丝马迹找出破绽,最后把即将被处死的女杀人无罪释放了。巡抚听说这件事后,觉得张县令人不错,便极力推荐,没想到他升官后“以贪黩著闻”,最后被勒令告病归田。于是就有人怀疑巡抚如何如何,一调查,才发现出了个天大的笑话:平反冤案的是张建基的前任,也姓张,巡抚把他俩搞混了,提拔错了人。等大家再去找那位前任时,他已经去世了。

升官太难,难在命运无常。有人挖空心思无法升迁,有人却得来全不费功夫。

​因为要官的人多,升官的机会少,所以还催生出一种特殊的职业—卖缺。宋元之际的史料里就记载了一位这方面的能人沈官人。据说这位沈官人“天下诸州属县大小员缺,无一不在其目中”,比大宋的组织部长还牛。他能根据人们的需要,指出门路,有些部门明明看上去是满员,五年十年也不会出缺,他就能料到去那里没错,果真,很快有人丁忧了,或者有人调离了。正因为有这本事,他“门外之履常满”。求他的人,还要先给物为质甚至立文约,官到确认付全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