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野史 > 正文

别被《三国演义》的吕布骗了,为你还原一个历史上真实的吕奉先!

时间:2018-12-06 17:17:14        来源:

关于吕布的出身,我在《吕布死于颈椎骨折》一文已经论证过了,吕布应是出自并州的士族家庭,本文不再赘述。正是因为吕布出身士族,才有可能接受过较好的文化教育,从而在本州担任刺史丁原的主簿。主簿,是在特定的军政机关里掌管文件档案等文字材料重要幕僚,据《三国志·贾逵传》载,曹操死后,曹彰曾向丞相主簿贾逵索要丞相印绶,可见主簿还负责保管印章,很可能还有审核、签发文件的职能,其地位作用基本相当于现在秘书(长)或办公主任

主簿既然是专门负责文字材料的职位,其人选自然应该是文字功底了得。丁原选择吕布担任主簿,很明显看中并不是吕布的“骁武”,而是吕布善于搞文字材料的写作能力。所以说,吕布实在是汉末三国时期难得的文武全才。

光是这样说,可能有的读者还不太相信吕布能写得一手文章。那我们今天就来试试赏析几段吕布的文字作品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吕布生前并未出版个人文集,他的文字作品大多已经佚失,只有《三国志》的引注中引用了吕布的一些书信作品(有的仅是片段),才使这些作品得以流传后世。即使如此,我们还是能够从这些书信作品的只言片语中领略到吕布老师严密的逻辑思维和高超的文字表达能力。

一、《上书献帝》

【原文】

臣本当迎大驾,知曹操忠孝,奉迎都许。臣前与操交兵,今操保傅陛下,臣为外将,欲以兵自随,恐有嫌疑。是以待罪徐州,进退未敢自宁。

【赏析】

本文写作于建安二年(197年)。袁术僭号称帝后,欲结吕布为援,主动提出联姻,让其儿子迎娶吕布之女。吕布本已答应,但在陈珪的劝说下,追回女儿,与袁术断交,转而向曹操示好。曹操当时已挟天子以令诸侯代表着东汉唯一合法政府,吕布向曹操示好,也就意味着归顺朝廷。因此曹操以汉献帝的名义,拜吕布为左将军,封平陶侯。于是吕布派陈登去许都觐见汉献帝,上表谢恩。本文即吕布派陈登呈上汉献帝的表章。

本文第一句“臣本当迎大驾”,看似有点马后炮,其实大有深意。汉献帝刘协和董卓渊源很深,在刘协刚出生不久,刘协之母王美人就被何皇后害死,刘协是由董太后养大的,世称“董侯”。而董太后则是董卓的远房亲戚。因此,董卓执政后即拥立刘协为帝,可以说是顺理章。也正是因为这样,在以袁绍为首的关东诸侯眼里,汉少帝才是正统合法的皇帝,汉献帝不过是董卓所立的“伪帝”。在汉献帝流落遭难时,袁绍等人根本考虑去迎立汉献帝,原因主要乃是在此。而吕布在杀死董卓之后没有废黜与董卓关系密切的汉献帝,可以说是对汉献帝有再度拥立之功。

吕布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并未急吼吼地吹嘘自己当年对汉献帝的功劳,而是只用一句轻描淡写的“臣本当迎大驾”,其实是暗中提醒汉献帝,我当年曾为你立下功劳,论关系我比曹操更亲,在表达了遗憾道歉、谢罪等意思的同时实际上是在和汉献帝拉关系、套近乎。

但接下来,吕布话锋一转,指出“今操保傅陛下,臣为外将,欲以兵自随,恐有嫌疑”,解释了此前自己之所以不“归顺”朝廷的原因,委婉地表达出他作为“外将”依然具有“欲以兵自随”的意图,至今仍然是忠于汉献帝朝廷的。

最后,吕布又解释了自己现在占据徐州,其实是“待罪”,是“进退未敢自宁”,仍有报效朝廷之心,并非割据一方反叛朝廷。“待罪”一词用得很好,“待罪”最早出自《史记·季布列传》,是官员对自己担任一定职务的谦辞,意思是自己能力不足,在此职位上迟早会犯下错误而被治罪。吕布能够在表章中熟练准确使用这个词,说明吕布是读过《史记》的。在东汉时期,《史记》的主要内容是“近代史”,还不算是非常经典史书,吕布能够读过《史记》,在当时应该算是文化程度很高、阅读范围非常广泛的高级知识分子

此外,吕布还在表章之中称赞曹操“忠孝”、“保傅陛下”。因为吕布深知,当时汉献帝朝廷的尚书令是荀彧,这一表章在送到汉献帝手上之前,必经荀彧之手,所以这一表章表面上是给汉献帝看,其实更主要是给荀彧看,也就是给曹操看。吕布对这一点心如明镜,没有忘记在有意无意之间透露出对曹操的赞许。这说明,吕布在写材料的时候,思路非常清晰,考虑问题也很周全,不愧是公文老手。

有的读者可能会说,这些文字作品有可能不是吕布亲自所写,而是吕布手下文吏代笔,这些作品写得再好,也不能代表吕布本人的写作水平。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

第一,据《三国志·吕布传》注引《英雄记》,吕布上表前,汉献帝“有手笔版书召布”,曹操也“手书厚加慰劳布”。汉献帝和曹操都是亲笔写信给吕布,按道理吕布也应是亲笔致书回复才对,否则不免失礼。第二,从曹操、曹丕、诸葛亮、孙权、钟繇、钟会、陈群都经常亲笔写信来看,当时领导干部写材料由秘书或文吏代笔的情况没有现在那么普遍。第三,吕布是主簿出身,搞文字材料是专业的,写这么点篇幅短小的文章,完全不在话下。他人代笔的文字,傲娇的吕布兴许还看不上呢!

二、《答曹公》

【原文】

布获罪之人,分为诛首,手命慰劳,厚见褒奖,重见购捕袁术等诏书,布当以命为效。

【赏析】

本文与《上书献帝》写于同一时期。吕布在派陈登上表汉献帝的同时,也让陈登给曹操带去了亲笔私信。本文即吕布写给曹操的书信,因为只有一句话,所以可能只是片段。

虽然只有一句话,但吕布至少表达了四层意思:

第一,对曹操不计前嫌、答应联盟、并为其安排官职爵位表示感谢所谓“获罪之人,分为诛首”,当然是自谦之词,吕布这样自谦,既是请求谅解,也是表示感谢。

第二,吕布自称“以命为效”,实质是承认在其与曹操的联盟中,曹操是居于领导地位,而自己是居于从属地位的。这既符合曹操当时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客观实际,也符合汉朝传统政治体制,因为当时曹操官至司空,是执掌朝政的三公之一,而吕布新任位比九卿的左将军,在体制上理应接受三公的领导。

第三,吕布通过自述其“重见购捕袁术等诏书”,旨在强调其与曹操目标一致,有共同敌人——袁术。

第四,吕布之所以要提到曹操利用汉献帝朝廷发出的“购捕袁术等诏书”(“购捕”即悬赏通缉之意),是在暗示曹操,如果他能打败袁术,希望曹操能够给予更多的奖赏,其实是在和曹操讨价还价。

你看,吕布总是能够用最少、最精炼的语言,表达出最多、最丰富的含义,这种惜墨如金、言简意赅又能抓住重点、直击要害的遣词造句能力,实在是丝毫不亚于他“辕门射戟”的高超武艺。

三、《与韩暹杨奉书》

【原文】

二将军拔大驾来东,有元功于国,当书勋竹帛,万世不朽。今袁术造逆,当共诛讨,奈何与贼臣还共伐布?布有杀董卓之功,与二将军俱为功臣,可因今共击破术,建功于天下,此时不可失也。

【赏析】

本文写于建安二年(197年)五月。韩暹、杨奉本为白波军将领,后归降李傕,在李傕、郭汜之乱时,保护汉献帝东归,有护驾之功。曹操迎立汉献帝后,韩暹、杨奉难逃投奔袁术。曹操曾问董昭:“杨奉近在梁耳,闻其兵精,得无为孤累乎?”连曹操都对杨奉的军队战斗力给予高度评价,可见其有一定的军事实力。韩暹、杨奉投奔袁术后,成为袁术经略淮北的重要力量。在袁术称帝、吕布与袁术断交之际,袁术派大将张勋会合韩暹、杨奉,联兵北上徐州攻打吕布。吕布用陈珪之计,写信给韩暹、杨奉,试图将韩暹、杨奉从袁术阵营中分化出来。本文即吕布于此时写给韩暹、杨奉的书信。

吕布在这封信里,依然是逻辑缜密、层次分明的文风:

首先,吕布对韩暹、杨奉的护驾之功表示极高的肯定赞扬。韩暹、杨奉出身于白波军,在时人眼里只不过是一介“贼帅”。他们因缘际会,救了汉献帝,成为护驾功臣,韩暹曾被命为大将军、杨奉曾被命为车骑将军,一度跻身于公卿之列,登上人生巅峰。这件事情足够他们吹一辈子了。吕布投其所好,先称赞他们最引以为豪的事情,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争取他们的认同,为他们接受自己将要阐述的观点打下基础,这一入手之处就很见高明。

其次,吕布称赞韩暹、杨奉,有两个目的。一是突出韩、杨二人的功臣地位,将他们与袁术的僭逆行为形成鲜明对照,为下文分化两者关系做铺垫;二是同时炫耀自己曾经的诛杀董卓之功,将自己与韩暹、杨奉相并列,通过强调双方同为国家功臣的共同点,点明双方具有坚实的合作基础。

第三,指出双方合作的目标,是“共击破术,建功于天下”。这一目标其实有具体的内容,只不过因为上不了台面,吕布没有在信里写得那么明白。《三国志·吕布传》载,“布用珪策,遣人说暹、奉,使与己并力共击术军,军资所有,悉许暹、奉。”吕布真正打动韩暹、杨奉二人的,其实用的是袁术的军资。袁术向有豪侠之风,出手阔绰,用大手大脚,却不善理财,到后期财政趋于吃紧,能够给予韩暹、杨奉的好处已经不多。吕布巧妙设计,借花献佛,以袁术的军用物资诱饵,用于策反韩暹、杨奉。但吕布肯定不可能把这些交易的内容写在明面上,而是用春秋笔法,将背信弃义的利益交换说成是“建功于天下”,又暗示“此时不可失也”,颇见无利不争的政治家风范,甚至还带有一点冷幽默

实惠的利益,加上动听的说辞,吕布最终成功说服韩暹、杨奉倒戈,大破张勋,挫败了袁术称帝后的气焰,在徐州站稳了脚跟。

四、《留书与袁术》

【原文】

足下恃军强盛,常言猛将武士,欲相吞灭,每抑止之耳!布虽无勇,虎步淮南,一时之闲,足下鼠窜寿春,无出头者。猛将武士,为悉何在?足下喜为大言,以诬天下,天下之人,安可尽诬?古者兵交,使在其间,造策者非布先唱也。相去不远,可复相闻。

【赏析】

本文写于建安二年(197年)五月。时间上紧接着上一篇《与韩暹杨奉书》。吕布策反韩暹、杨奉,大败张勋后,袁术亲自率领步骑五千,与吕布隔淮水对峙。袁术色厉内荏,虽在淮水南岸耀武扬威,其实不敢渡河进攻。吕布身经百战的一代名将,一眼就看穿了袁术的老底。他让手下军士在淮水北岸尽情地大声笑骂袁术,同时给袁术送去了一封信,即本文。

前面几篇较为严肃的正式公文相比,本文可以说是一篇戏谑小品。全文每一句话都是在嘲笑、讽刺袁术。吕布先是列出袁术经常说的大话,“常言猛将武士,欲相吞灭,每抑止之耳!”原来袁术经常自夸手下猛将武士如云,吞灭天下不是问题,只是因为袁术时常抑止他们,不让他们发力,才使得天下并未被袁术一人所吞。这话荒唐无稽,贻笑大方,但结合袁术平时的江湖游侠作风,说出这样的大话也不是不可能。

紧接着,吕布虽然谦称自己“无勇”,但又自夸“虎步淮南”,将打败张勋的战绩夸大为“足下鼠窜寿春,无出头者”,结合前面所说的“无勇”,实际上是把袁术贬得一文不值。再结合前面袁术所说的大话,吕布质问“猛将武士,为悉何在?”那更是鞭挞反讽,将袁术黒得体无完肤。

吕布还用一副认真脸,揭露袁术的毛病“足下喜为大言,以诬天下”(“诬”是欺骗的意思),然后又指出“天下之人,安可尽诬?”字里行间,充满着对袁术的不屑与鄙视。透过手里的信笺,袁术大概可以看到吕布竖着中指的样子

最后,吕布很贴心地考虑到了送信之人的安全问题,他告诫袁术“古者兵交,使在其间”,意思和后来人们常说的“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是一个意思,叫袁术不要为难使者。因为两军相去不远,你还可以回信给我,让这个送信的使者带回来给我嘛!读到这里,袁术仿佛又听到了吕布杠铃般的爽朗笑声“呵呵呵呵呵”。

虽然吕布的信里没有表情包,但是感觉他写的每一句话都自带表情包,有的还带真人发声效果。写信写到这样的水平,太让人服气了!

五、《与琅邪相萧建书》

【原文】

天下举兵,本以诛董卓耳。布杀卓来诣关东,欲求兵西迎大驾,光复洛京,诸将自还相攻,莫肯念国。布,五原人也,去徐州五千馀里,乃在天西北角,今不来共争天东南之地。莒与下邳,相去不远,宜当共通。君如自遂,以为郡郡作帝,县县自王也!昔乐毅攻齐,呼吸下齐七十馀城,唯莒、即墨二城不下,所以然者,中有田单故也。布虽非乐毅,君亦非田单,可取布书,与智者详共议之。

【赏析】

本文写作时间不详,大约是在上一篇《留书与袁术》之后。吕布和曹操联盟,又打败了袁术,在徐州已经站稳脚跟。但吕布以客军入主徐州,兵力又很有限,实际无法控制徐州全境。《后汉书·吕布传》记载吕布与袁术交战时,“布时兵有三千,马四百匹”,这样的兵力,能够守住下邳郡及其下辖的十六个县就已经很不错了。当时徐州的琅琊王国(相当于郡,属州管辖)就不在吕布的控制之下。于是,吕布挟战胜袁术之余威,给琅琊国相(王国的行政长官,相当于太守,为刺史的下级)萧建写了一封信,试图不战而屈人之兵,即本文。

吕布当时已经自称徐州刺史,琅琊相相当于他的下级。因此,在本文中,吕布用的全是上级对下级的居高临下的命令、训诫、警告口吻,全文没有一句自谦用语。

首先,吕布竭力给自己脸上贴金,维护自己作为上级领导的权威。他把自己被李傕、郭汜打败向东逃命的行径说成是“欲求兵西迎大驾,光复洛京”,同时又将责任推给袁绍等关东诸侯,说他们“自还相攻,莫肯念国”。把自己割据徐州的行为美化成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曲线救国。

下一句中的“今不来共争天东南之地”似乎有点问题,可能是在历代传抄过程中多了一个“不”字。正确的应该是“今来共争天东南之地”,这样才能与前文的“在天西北角”相对应。吕布的意思是,我作为西北人,尚且能够不远千里来到东南争地盘,更何况你所在的莒县(琅琊国治所所在的县)和我现在所在的下邳那么近,那就更是我的菜了。

接着,吕布提出警告,千万不要以为现在是“郡郡作帝,县县自王”,又举出战国时期发生在莒县的乐毅、田单的典故,劝萧建不要盲目效仿田单坚守孤城。最后,吕布从容不迫地提出建议,让萧建拿这封信找一些有见识的智者详细讨论,掂量掂量当前的形势

通观吕布的这封书信,虽然全文都是在向萧建施威施压,但在威胁之中又不失委婉,可以说是软硬兼施、恩威并用。事实证明,吕布的这封信全部准确切中了萧建所担忧的问题,给萧建带来了巨大压力并且成功使萧建屈服。萧建在看到书信后,“即遣主簿赍笺上礼,贡良马五匹”。至少在形式上归降了吕布。虽然吕布尚未来得及正式接管琅琊,萧建就被占据徐州北部的泰山诸将中的臧霸所灭,但这是后话了。吕布仅凭这一纸书信,就平定了一个王国(郡),不能不说是写得是很成功的。

读者胖友们,看了吕布的书信作品,您还认为吕布只是有勇无谋的一介武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