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老兵 > 正文

他是天下大乱的罪魁祸首,最终自食恶果,活活饿死

时间:2018-11-07 21:34:58        来源:

唐末乱世谁是罪魁祸首?应该承担首要责任就是淮南前线阻遏黄巢的高骈,他的畏战不前,使得黄巢深入原攻入长安开启五代十国的序曲。可是当唐僖宗在逃亡时候高骈却利用职权雄踞淮南一方诸侯,可是没人想得到这位罪人很快就会被手下人所背叛落得个饿死的下场。

吕用之的奸诈

高骈在成为罪臣之后,最先想到的就是维持自己权力的稳固。那么怎么保障自己的权力呢?只有铲除异己,建立自己的队伍才是根本所在,这种惹人烦、招人厌的事情可不能由自己来做,最好的选择就是找个心腹代自己执行,一旦有事,这人就是替罪羊,自己则可以高枕无忧的在府衙中享乐。很快吕用之就成为了高骈相中的小羔羊。

可是高骈找上吕用之来做这件事,简直就是自杀。做这种事有个一般原则,所有假借他手清除异己的行动,都要首先保证自己对权力的绝对掌控。而吕用之借高骈之名大肆屠杀高骈手下的将领逐渐架空了高骈。高骈成了一个提线木偶,一个有名无实的令牌。在淮南吕用之的名字让人又恨又怕,不过很快这一切都会在一场意外中被摧毁

突然的反抗

恐惧中酝酿着的从来都是更大的勇敢,这种勇敢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公元887年四月,吕用之命令毕师铎领兵外出驻扎,毕师铎此前就因为自己的小妾和吕用之有矛盾,他很清楚,自己只要一出城门就会面临着杀身之祸,他决定放手一搏。他找到了自己的同乡刘汉章,约定一起讨伐吕用之,反抗的号角开始吹起。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吕用之和毕师铎双方在广陵城下开始对峙。但城中的将领也早就对吕用之心存不满,于是成为了毕师铎的内应,城西被内应打开,吕用之拔腿就跑,丢下了自己的顶头上司高骈,高骈不得不一个人面对毕师铎等人的愤怒

怯懦的高骈很快被毕师铎所控制。起初毕师铎还感念高骈对自己和家人的恩情不敢怎么样,很快他就开始了远超吕用之的暴力统治。他将城门紧闭直接捉拿吕用之的党羽,不分青红皂白就直接杀掉,他手下的士兵也开始明目张胆地打劫居民。有明白人劝阻毕师铎,告诉他此时应该规范军队纪律,尊重高骈的地位,以将实权掌握在自己手中,稳定周围军事将领,使得自己在大义上与吕用之这种小人区分开,来赢得在外镇守将领的归顺。可惜毕师铎目光短浅,没有听从,他甚至将高骈一家软禁了起来,并进一步放松了对手下士兵的约束,城中士兵抢劫的现象越来越严重

与此同时,吕用之逃到了杨行密驻守的庐州。杨行密作为吕用之曾经朋友亲切招待了他,随即杨行密点齐兵马准备杀向广陵城救出自己的“上司”高骈,这位等待已久的渔夫终于伸出自己的手了。

无人在乎的上司

毕师铎在与杨行密争斗的一开始就处于了下风,他手下的士卒向他请求赏赐,他竟然以要向高骈请示为由搪塞。于是毕师铎手下的士卒纷纷叛变,归顺了杨行密。淮南各个州县也因为毕师铎的行为聚集在杨行密的旗下,杨行密与毕师铎的战争还没开始就已经见了分晓。

只有秦彦因为与杨行密的矛盾率领万人进驻广陵城支援毕师铎。六月,杨行密率领诸道兵马包围了广陵城,广陵城再一次面临战争的洗礼

广陵城中财货如山,可是在战争时期,光有没有粮那可不行,广陵的粮食不够多。秦彦也知道这点,他希望用城中财货收买原来高骈手下那些将领,可是这些人钱照收不误,话却一句不听。

八月,秦彦被迫率一万两千人出城试图进行决战。杨行密兵力弱于对方,但是杨行密镇定自若,命令只留部分兵马防守大营,将主力埋伏在大营两侧,又派出一支两千人的部队前去冲阵。这支部队很快就被打退,秦彦也如预想中的杀入了大营中。但秦彦的部队见到杨行密大营中的财物,就立马开始争抢起来。这时,杨行密的伏兵出击了,刚才还在争抢财物的一万两千人,几乎全军覆灭,只有几名主将逃回了广陵城。

杨行密趁势包围了广陵城。在围城之下,城中开始断粮,秦彦和毕师铎心情烦躁就拿高骈出气。最后高骈也活活饿死。高骈自己恐怕也没想到,当初他因为一己之私,放过黄巢,最终自己落了个饿死的下场。

面对高骈的死,杨行密也做足了样子,他对着广陵城和高骈的牌位失声痛哭,但脱下麻衣,他就开始命令全军加快对广陵城的攻势。

十月,广陵城破,杨行密也不含糊,直接向朝廷上表自称淮南节度使,淮南自此由杨行密掌控,杨行密也奠定了五代时期吴国的版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