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抗战 > 正文

抗日奇特一战:新四军只出动二个营,为何挫败了三万敌军大扫荡?

时间:2019-06-08 11:54:39        来源:

抗日战争时期,曾上演过这样一次奇特战斗:在日伪军新四军根据发起大举扫荡之时,一支新四军部队实际兵力只有二个营)趁敌人后方空虚之时,轻装疾进,直扑日伪军设在苏北的大本营,在无一人伤亡情况下,夺取了一批战马,打了一场漂亮的奔袭战。其重要意义在于,新四军只出动了二个营,就挫败了三万余日伪军实施的大扫荡。

1942年秋,日伪军纠集数达三万余人,大举扫荡淮海地区淮北、泗水地区的泗阳、淮阴等地。新四军二师、三师和四师的部队分别与日伪军战斗。

10月18日晚,新四军二师五旅十四团二营营长祝平安、教导员张万合接到上级指示:立即收拢集结部队,前往团部受领任务

当祝、张二人赶到团部时,团首长正对着地图研究情况。团长宋文、政委胡炜询问了二营这两天战斗行动的情况后指示:敌人的“扫荡”还很疯狂我军除在根据地积极打击敌人外,确定二营留一个连随团部行动(当即确定留下四连),另外二个营及营部由副团长李世安率领,乘敌后方空虚之际,奔袭日军设在苏北的大本营——淮阴城。

当祝平安问到具体打哪一点时,宋、胡首长则表示:由二营侦察后研究确定。部队行动要秘密迅速,要造点声势,打他个鸡飞狗跳墙,以震撼敌人,迫使“扫荡”之敌回撤。

任务确定后,李世安随祝平安和张万合一道于19日2时赶回营部。祝平安派侦察班长蒋宗胜率便衣侦察组立即出发,到淮阴城关南部三、四里处小张庄找地下情报员张炳玉联系,尽一切办法搞清敌情地形道路,并于19日夜11时,在小张庄村头等侯部队。

接着,召开各连干部会议,传处团首长的指示,研究部署了战斗行动准备工作众人情绪振奋,心情激动,六连长张锡挺兴奋地说:“敌人扫荡根据地,我们要抄他们的老窝……”

19日黄昏,部队轻装出发,以每小时十里多的速度向淮阴城关疾进。晚11时多到达小张庄,侦察员、情报员均在村头路边等候部队。原来我们最担心的是怕找不到情报员,搞不清情况,现在心上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此时侦察员和情报员已查明,淮阴城的敌人大多出发了,日伪军有一个骑兵今天刚从外地撤回,驻在城关十里长街据点内。敌据点有圩壕、铁丝网和地堡中间大炮楼一座。敌马厩在圩壕外侧,有军马七八十匹,厩外有铁丝网一道。

副团长李世安在听取情况汇报和大家的意见后,当即决定,对敌据点进行袭击集中力量夺取敌人的战马。要六连集中火力封锁敌捷门及正面阻止敌人冲击,连主力突进马厩夺马,要五连以一个排从侧后对敌据点实施佯攻,吸引牵制敌人,连主力准备阻击敌人可能的增援。六连打响后,五连再打,要速战速决。任务明确后,对部队进行了简短的动员和交待,立即向敌据点前进

部队在情报员、侦察员的带领下,沿着小道、小巷,鸦雀无声地前进。20日1时许,摸到敌据点服前,六连以飞快动作冲向敌马厩。警戒马厩的几名伪军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即活捉一名,戳死一名,有两个丢下枪,拼命地逃到据点里去了。

据点的哨兵发现有情况,立即向新四军射击,住在炮楼和房内的敌人从睡梦中惊醒,急急忙忙地集中一个多排的兵力,向马厩方向冲来。经新四军猛烈射击,敌人死的死、伤的伤,其余的迅速龟缩进炮楼内。

与此同时,五连部队也从侧后向敌射击、投弹,吸引和牵制了敌人。敌人再未敢出炮楼,只是盲目地向新四军射击。

六连冲进马厩后,在手电筒的照明下,两排大洋马,展现面前战士们兴奋极了,有的说:“唉呀,我从出娘胎,也没见过这么多大洋马。”几十名战士,一下子冲进马厩。

洋马在手电筒的亮光刺激下,显得很惊慌,吼叫声和蹄子的蹦跶声响一片。战士们动手解缰绳,解开一匹牵出一匹。有的解开了,由于左右有马堵着,牵不出来。六连长大叫道:“快点把系马索割断!”

系马索被割断几处后,前面把马牵出来了,后面的马也惊慌地跟着冲了出来,全部马匹很快冲出了马厩。

由于外面枪声激烈,一群马拥在一起,乱挤、乱蹦、乱踢,脱缰的马匹沿着十里长街到处乱奔。有些战士力气小,牵在手中的马也被挣脱逃跑。顿时,枪声、炮声、手榴弹声、马的吼叫声、奔跑的马蹄声,奏出了美妙而杂乱的交响曲。

淮阴城内的敌人大部外出,城内留敌不多,又摸不清情况,始终未敢出来增援,只是盲目地放枪打炮,以壮自己的胆子。

新四军胜利完成突袭敌人、夺取战马的任务,于20日3时,顺利撤离了淮阴城关。战斗中除情报员张炳玉负伤外,部队再无一人伤亡。

新四军撤离城关后,敌人还在盲目地射击,战士们风趣地说:“敌人还欢送我们呢!”

部队怀着胜利的喜悦,骑着缴获的36匹高头大马,经过40多里的行军,于20日7时多,回到淮泗根据地。住地群众兴高采烈,热情欢迎部队,人们围着大洋马说:“咱们的部队真神啦,能到淮阴城牵鬼子的马!”“小鬼子光知道出来‘扫荡’,就不知道咱们的部队会抄他的家!”

夜袭淮阴的胜利消息迅速传开,鼓舞了淮泗地区的广大军民,震撼了敌人。向新四军根据地“扫荡”之敌,被迫于10月22日全部撤回淮阴、泗阳。三万余日伪军实施的大扫荡,就这样被新四军二个营冰消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