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近代史 > 正文

“何时入党”一栏,性子刚烈的他填上“同盟会章程是我起草”……

时间:2018-12-06 17:26:39        来源:

庆祝广西大学建校90周年

《广西大学史话》连载,前情点击下面标题

日寇侵华,广西大学学生“拿书本,拿锄头,拿枪炮“去救国

10

设立分校,醉翁之意不在酒

愤而辞职校长被迫走他乡

马校长如何要离开自己心爱的西大?有人说他因反对军训,得罪了新桂系,故而被迫离去。其实,这个说法并不准确

李墨謦先生曾有文章论及马君武为何离开西大,他说李宗仁白崇禧对马君武据说是相当尊重,本来他做西大校长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其有四个方面的问题,马君武处理不够好 :

一、行政的专擅。马君武是广西的老前辈,他的眼界很高,不但把李、白、黄看是纯粹的军人,不懂什么教育就是当时的教育厅长也不在眼下。至于厅里面的秘书、科长、科员们,那就更不用问了。大有章太炎骂当时教育部的科员是“聋盲无所知”一样的气概。

当时李墨謦先生有个朋友叫黎达明,是马君武钟爱的学生,被委为西大附高中主任。马曾对黎说:“教育厅懂什么东西,我的政令就是西大的命令,也就是附中的政令。我令附中怎么做,你就怎样做。你可以不必去管教育厅什么命令。”所以马对于教育厅发下来的文件往往束诸高阁。但是,他有所请求教育厅的文件,却毫不客气,大有要教育厅一定要办到的意思。所以,当时教育厅里面的职员对于西大的来文,有这样一句趣话道 :“马君武的令文又来了。”那就可以想见他行政的专擅了。不过,单是这一点,李、白还是不甚计较的。

二、不满意于军训。1932 年 1 月,西大学生开始实行军事训练。到1935 年,有某军训大队长(有书说是教官吴良弼——笔者注)为军训事,与马君武发生了冲突。事情的起因是为军训操练超过时间,妨碍了其他授课,马君武令人撞钟下课。各学生平日就讨厌军训, 一听到校长的命令叫回上课,不等待军训队长解散的口令,便纷纷散队回去上课了。军训队长把情况报告了某大队长,大队长生气了,马上跑去找马校长,气愤愤地说道 :“军训的时候,谁竟叫学生回来?”马校长说 :“是我叫回。”大队长道 :“然则不要军训吗?”马校长又 说 :“军训是规定有时间的。如果长日都是军训,学生不用再上其他课了吗?”大队长说 :“司令嘱咐我们那样做,就那样做。你校长可以违背总司令的命令吗?”马校长道 :“哪个总司令?”大队长道 :“白副总司令。”马校长再道 :“那你叫他来和我说。”话到这种地步,那大队长就不再说了,只是气愤地离去。据说那大队长后来把经过情况写信报告了白崇禧,并请求撤换马的校长职。但白崇禧复信给那大队长,谓 :“马君武先生是我们广西学术界的老前辈,你须要尊重他,不宜与他冲突”等等言词。为了避免再起冲突,结果把那大队长他调。虽然如此,但马君武毕竟留给白崇禧一个不好的印象。

三、不满意广西军政。在 1932 年 10 月广西党政军谈话会上,马君武抨击广西一班军人,尤其是接着廖磊讲话以后痛斥一顿,谓军人不懂教育,蹂躏学界 ;同时,严格批判广西军政只顾军事,不顾其他, 有如“头重脚轻,欲行不得”。情词激厉,颇使当局难堪。据说,当时在座的李宗仁只有微笑,白崇禧则有些沉下面来。

四、白崇禧欲加强集权,不容他人置喙。李、白统治广西,军政大权都由白氏个人独断独行,李宗仁不过做个安闲首领而已。1931 年以后,白崇禧逐步掌握和巩固了广西的军政实权,其对于各种措施, 是不容许任何人有所异议的。到了 1935 年以后,南京政府西南政府的矛盾日益加深,尤其是李、白与蒋介石的矛盾更加尖锐化。白崇禧曾经对广西军校的学生说 :“我只要有一支枪,我都要反蒋。”在“六一”运动以前的一个阶段,白氏特别要清除与自己意见相左的人。在这个时刻,广西大学发生过学生熄灯殴打军训队长的行为,而马置之不理。因此,白氏对于马的校长一职就非除去不可。但明明辞退他很难为情,而且很不方便,于是,他心生一计,把西大的各院分散到各处去。马君武闻知这个消息,大为愤慨,曾对教职员和学生说 :“西大各院是万万不能分割的,我一定拼老命去力争,不许分割,而且期在必达目的。”

▲白崇禧

他以为李、白还是尊重他的意见,于是,他先到广州去见李宗仁, 说不可把西大分割。李道 :“此事是健生(即白崇禧)办理,你回去和他商量吧。”他于是又跑到南宁见白,请求不要把西大分割。

白氏当面说道 :“好吧,你先生说怎样办就怎样办,不分就不分啦。”以后白便出巡各处视察。马君武以为目的达到了,便欣然回梧校。不料白崇禧为了避免和他争辩,一面口头答应他,一面下令把西大改组。

马校长异常丧气和愤慨,便离开了西大。白氏便以省主席黄旭初兼校长。其实黄旭初兼校长是白崇禧去马的一个过渡和善后策略。因为当时学生都是拥护马校长的,别人来接任,一定会引起学潮,发生障碍

1937 年,黄旭初到庐山担任训练团工作,据说蒋介石曾对黄说 : “西大校长还是仍请马君武先生来担任,较好。”黄答道 :“好吧,待我回去报告李、白总、副司令,然后决定。”

直到了西大改为国立, 马君武才得复掌西大。

李墨謦先生上述所写,大致可信。

笔者认为,马君武对广西武人的专横行为,确实满腹牢骚,多加抨击。1935 年,广西召开县长以上的干部会议,白崇禧在会上大谈“三自三寓”政策,即 :“自给、自治、自卫”,“寓兵于民(团)、寓将于学(生)、寓征于募”。马君武当场反驳 :“广西无棉花,老百姓无布,怎么能自给?”

其后,马君武又经常背地对人诋毁“三自”政策说 :“三自政策,背后应再加一自。”人问应该加什么?马道 :“应该再加一个自杀。”这种态度言论,当然伤了白崇禧。白对马的这种不合作,虽然心有不满,不时想采取非常措施,排除马君武以便加强对西大的控制。但马君武德高望重,深得师生爱戴和拥护, 没有充分的根据及说得过去理由,又不能撼动这棵“大树”。

为此,在1933年6月,省政府采取突然袭击手段,要对广西大学的学生进行一次“甄别考试”,每班考四门功课,由教育厅派人出试题,如果学生考试成绩低劣,校长要负主要责任。这就叫“是驴是马遛一遛”。

没想到马君武校长对学生学习成绩心中有底,同意进行“甄别考试”,但有一个条件不同意由教育厅派人出题,理由是“如果由教育厅派人出考题,出题者必须把学生所读的书本都看过,才有权出考题”。

无法,教育厅只好同意由学校教授出考题,但考试时要给考生排“梅花点”座位,即前后左右都不是同班或同年级的,每个考场都有数人监考,气氛很是紧张。但是,考试结果,除极少数人不及格外,绝大多数考生平均分都在70分之上,相当一部分考生的平均分数达90多分。当时的主考官是省教育厅厅长雷沛鸿。

▲雷沛鸿

还有一次,桂系下令要西大第一届毕业生于 1935 年暑期在南宁办补习班,为升大学的学生进行补习。试教有成绩,合乎教师标准者才分配工作,否则一律不派工作。于是,在西大第一届学生毕业考试后,由学校选派毕业生10人,赴南宁办暑假补习班。该班招生开始不到3天,报名人数已超过80多人。授课科目有英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教育厅日日派人监课。授课80天,学生个个满意,教学成绩卓著。通过这样的考试后,理学院第一届毕业生才得到省教育厅分派工作。

有书说马君武反对军训,以致得罪白崇禧,这话则不尽然。应该说马君武是拥护军训的。西大创立之初,他就主张学校实施军事训练。他曾多次在对学生的讲话中,号召中国青年要学好战斗本领,以达到救国的目的。态度非常明确。1932 年秋,西大全体学生开始军训,不仅授以军事术科,并加以严格的军事管理,要求学生一律要穿灰色军服,扎皮带、戴军帽、挂领星、胸章、缠绑腿,过军事化生活。每天执行早晚点名制度, 早、午、晚三餐由号兵吹号召集列队入席,严格执行请假和奖惩制度。当时,规定学生在校内寄宿,晚间在宿舍自修,有时还要搞夜间演习

马校长还多次在演说批评学生中“打仗不需要大学生参加”的错误观点。只是以后军训“三操两讲”占用时间稍多,学生的业务学习常常受到影响时, 他就出来制止 ;当学生受到军训教官无理处罚影响学业时,他为受罚学生减免 ;当时,学校军事训练处规定,军训不及格的学生要被留级或被开除, 马校长不同意并坚决制止作此规定。马君武德高望重,军训长官除了向上司报告外,对他无可奈何。久之,西大的军事训练与马君武办学的矛盾逐日加深。

生军训会操

笔者认为,李、白之所以不能容忍马君武,是在于马君武血气方刚、黑白分明的个性,在于士大夫不肯放下身段、不愿阿谀奉承的傲骨,在于他敢说敢做的方正精神。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敢于多次不顾场合批评和嘲讽“三自三寓政策”。

史书认为 :若为民国知识分子的勇武好斗排个座次,马君武想必位于前列。其多次“当众斗殴”的记载,屡屡散见于各类野史稗抄里 :

1912 年 2 月,袁世凯逼迫清宣统皇帝退位中山同意践约让位于袁。南京临时政府派蔡元培等人为专使,到北京欢迎袁到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宋教仁本来不在北上迎袁之列,他却主动要求北上迎袁,其实是想筹划“政党政治”以钳制袁世凯。那马君武未察宋教仁之意,以为是讨好袁。一日两人相遇于南京总统府,马君武怒斥宋教仁是“卖党于袁世凯”。想是两人都是 30 来岁,继而动起手来,“宋以是质马,而怒批其颊 ;马还击,伤宋目”,看来宋氏按捺不住性子,先动手打了马君武一耳光,马君武还手,打伤宋的左眼,“宋入病院,旬日始愈”。经黄兴、胡汉民解释,马君武才晓得宋的真意,事后对宋教仁道歉说 :“诚愿始终忠于党,我甘承其过”。这个误会写在《胡汉民自传》中。马君武疾恶如仇,刚烈秉性如此可见一斑

▲宋教仁

1917 年初,国会讨论对德宣战,想是有“留德情结”,马君武为反战之中坚,但“政学系”骨干李肇甫却赞成对德宣战。马君武勃然大怒,大喝道 :“放狗屁!”说罢,举杖绕桌追打李肇甫。

情景,读者可以想见。即便是在对诗赏月的风雅场合,马君武也难脱勇武之气。一次“南社” 对诗,马君武被好友苏曼殊的诗噎得半天说不出话,“转羞为怒,急起,奋拳欲殴苏曼殊”。苏诗人竟“茫然不知所措”——苏氏差点被马诗友打了,还不知是何原因幸亏众人及时劝住。

马君武曾被国民党开除党籍,后来,国民党广西党部欲为他恢复党籍, 就让他填个表,表上有“何时入党”一栏,马君武却填上“同盟会章程是我起草”,弄得党部的官员们哭笑不得,只得作罢。

1930 年,马君武应蔡元培的邀请,出任上海中国公学校长,他大力革除积弊,整顿财务,并营救进步学生。结果,被国民党上海第八区执委会发出通电,指责他五大罪状 :一是不设党义课程 ;二是蔑视本党总裁 ;三是不挂党旗国旗 ;四是包庇反动分子 ;五是反对以党治国。但了解那段历史的人都说,马君武虽“性烈”,却有其“烈”的道理。为人脑壳梆硬,遇事敢讲敢做,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本色,在一个政治清明的社会里,固执己见这样的性格并无大错,但是,在一个独裁、专制的社会,马君武的性格虽然显得可亲与可爱,却有明显的缺陷性。如此刚烈脾性,在一个专制的政坛,自然是四面碰壁。

1936 年,马君武辞去广西大学校长之职后,到广州培桂中学任校长。离开广西时,他依依不舍,曾填词一首,以抒心怀 :

城东佳境,时绕梦魂,叹半生飘零,遂与名山成久别 ; 岭表旧邦,饱经忧患,愿后生英俊,共筹良策至升平

后来,有人把这首词刻在桂林普陀山上丛翠堂里。这一年的12月12日,“西安事变”发生。

下篇明日刊发,敬请期待——

十一、惨遭轰炸,梧州校址迁桂林

投笔从戎,书生参加学生军

附:《广西大学史话》作者简介

蒋钦挥,广西全州人,1978年考入广西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毕生从事新闻工作,曾任广西日报编委兼南国早报总编辑、自治区政府参事,高级记者(教授二级),先后获广西、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全国晚报都市报优秀总编辑称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著有《此公至今原不死》《另类皇帝》《广西大学史话(1928—1949)》《历史的碎片》《 甘苦集》《新闻角度选择》《新闻生涯三十年》;主编有《解读广西丛书》《全州历史文化丛书》《我们没有忘记——辛亥革命广西百年祭》《从广西走出去的中国远征军》《“申报”辛亥革命广西资料选编》(上下册)、《历史名人在西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