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亲贵靠边站,勋贵重创,崇祯皇帝被架空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时间:2019-05-15 11:55:21        来源:

 首先肯定不是因为皇权过大导致了什么其他势力联合,恰恰是皇权在明期受到相权(文官集团)的压制,使明宣宗不得以让宦官再一次登上历史舞台,以辅助皇帝对抗文官集团。三股势力在有明一代三足鼎立,政治舞台都交给你们,任你们表演。也就崇祯狠抓了一把,一剂猛药还送给大明。大家之所以不理崇祯也实在是崇祯本人性格太多,疑敏感不好伺候,这个锅明朝历代先祖表示不背,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绝对不是因为皇权太大,逼得另外两股势力联合。

  

  元末的士绅空前强大,但这种强大是建立元朝对商人宽容的基础上。相比之下刘邦就没被忽悠,直接韩信、彭越、英布甚至于之下的栾布、贯高、利苍交朋友,没去搭理魏豹、赵歇、田横那些六国宗室,给利益者利益,给体面人体面。终明一朝,君主也只能搞搞地域黑这样的小动作,以至于后期以乡谊为纽带的党争盛行。这种帝王平衡术,比起康熙让曹寅,乾隆和珅搞利通天下的国有企业要差远了,前者如履薄冰,后者提纲挈领。

  

  待到清末晋商、徽商等群商并起,各拥强军清朝同样不出意外地分崩离析了。宋、明看上去都有君权与相权的平衡,但完全不同。大宋君权、相权是弱势平衡,大明君权、相权是强势平衡。大宋君权、相权、台鉴权、地方权、民权、舆论权等都大致平衡,而朱重八一得势就破君权相权平衡,迫害左宰相李善长,镇压右宰相胡惟庸反革命集团,废了宰相这个职位。

  

  造君权独大,靠后来一代代内阁首辅的艰辛努力,才把相权提升到制衡君权的地位,但此时君权、相权相对于其他权力是偏大的,整个社会是失衡的,资本要在行政权力一权独大的社会里想独立成长显然是艰难的,厂公、锦衣卫横行却指望民间资本作大那是做梦。他尸骨未寒,他孙子就把他的叮嘱抛之脑后;他儿子马上给他一个惊喜;他自认为的看门狗消极怠工。

  

  他屠杀功臣后代不再保护毁灭他们的政府,甚至想方设法卖个好;他抑商,后来商人大行其道甚至开始掌控政权,其中的一支甚至成为颠覆王朝者最重要的帮凶。他把军人定死在土地上,后期军户们用几十个倭奴在南京城下,做不道德的行为,狠狠嘲笑了他一波。他爱护子孙,所以后来政府养不起的子孙,只能乞讨度日甚至活活饿死藩王们的财产更是成为流民发展壮大的助力。朱元璋厉害,他也很骄傲。他觉得自己最厉害,他觉得天下都是他的私产。所以他容不下分权的宰相,容不下有任何一丝可能颠覆他子孙江山的所有人。

  

  明朝灾害连连,贵族地主土地兼并严重,又有地主勾结官员偷税漏税。而官员为了完成任务将税转嫁到农民身上,党争的严重也致使一些惠民的水利工程得不到修缮(不确定)。种种原因导致农民不堪重负大量逃亡。这大大减少了国家税收和徭役(看流民的规模)。而朝廷对待皇室宗亲又比较奢侈,对外又有战争国内灾害又多,还要调动军队镇压叛乱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总之国家财政滨临崩溃

  

  综上,古往今来打仗征地,就是因为土地有产出,而大量的屠杀和百姓逃亡会使土地荒芜。所以一朝建立之初往往安抚民众,鼓励生产,以促进稳定。而大量的流民如果得到适当的引导不但可以稳定国家而且可以开发一些边远地区。单纯的镇压我觉得是赔本的买卖。政治的顶层设计逐渐崩坏的结果。靖难导致亲贵靠边站。土木堡之变导致勋贵重创。接下来,皇帝要是不想做文官的傀儡,就只能要么用权臣要么用权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