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天京事变”血洗东王府, 韦昌辉为何如此痛恨杨秀清?

时间:2018-12-06 11:19:50        来源:

1856年9月某日深夜,正当杨秀清进入梦乡之时,憋了一肚子气的韦昌辉星夜兼程从江西前线回师靖难。在丞相陈承瑢的配合下,韦昌辉顺利进入天京城,然后直奔东王府,手起刀落,一举解决杨秀清,并将东王府全部人马屠戮殆尽。不久,韦昌辉以接受“天父杖责”为名,在东王余党前来观看之时,北殿人马突然杀出,将其一网打尽。此为震惊外的“天京事变”,天国由盛转衰。

李秀在《自述书》中对此次事变也有所涉及,说的是“北王与翼王谋,诛杀东王一人”。也就是说,此次靖难行动仅限于诛杀东王杨秀清一人,其余人等则一概不究。但是,韦昌辉却大开杀戒,不但杀了杨秀清,连同其家人和余党一万余人也全部血洗。

韦昌辉为何要这么做,其原因自然很多,但其痛恨杨秀清则无疑是主要原因之一!那么,为何韦昌辉如此痛恨杨秀清呢,以致让其大开杀戒,使天京血流成河,秦淮河由此而染红?

其实,认真究其原因也很简单,即是杨秀清屡次欺压地位仅次于自己的韦昌辉,经常借点小事杖责他,让其下不了台面。实话说,无论是谁,若你是韦昌辉的话,估计也会痛恨杨秀清。在此,一起来看看,杨秀清是如何欺负韦昌辉的!

因地产纠纷,杨秀清要杀韦昌辉哥哥,但却让其亲自动手。1853年3月,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并在此以东王杨秀清之名义颁布《天朝田亩制度》,作为天国土地分配的依据。按照该制度,全天下的土地不分男女平均分配,土地上的收入,留足口粮和种子后,其余则一律上交圣库。

实证明,《天朝田亩制度》太过理想化,根本无法实行。1854年,石达开经略安徽,在安庆推行改革,实行粮食税,鼓励工商业,这实际上是废除了《天朝田亩制度》,史称“安庆易制”。不久,杨秀清下令向安庆学习宣布废除《天朝田亩制度》,一律征收租税!

在土地私有条件下,兼并之风盛行,富者连阡陌之地,贫者无立锥之足。在太平天国,这种情况也不可避免,当然,能搞兼并的一般都是皇亲国戚之类的高级官员及其家属为了争夺天京郊外一块肥美的田产,杨秀清小舅子与韦昌辉的兄长发生了矛盾,甚至一度动起手来。

小舅子觉得很委屈,于是到东王处告状,让其为自己出一口恶气。听说小舅子被别人欺负,老婆又在旁边哭哭滴滴的,杨秀清一怒之下就要杀了韦昌辉的哥哥。不过,为了给韦昌辉下马威,杨秀清让韦昌辉亲自来审判其兄长。韦昌辉知道杨秀清杀心已起,于是便狠下心来将自己的兄长五马分尸,还说“不如此,不能服众”,其实内心相当不满。

处决了韦昌辉的哥哥,杨秀清还觉得不过瘾,想再次机会惩罚他,让其永远对自己服服帖帖。不久,机会来了。在水营训练期间,韦昌辉部将张子朋因一时冲动而殴打水兵,致使一人当场死亡,水营由此而大闹不休。不久,此事传到东王杨秀清哪里,这是一个处罚韦昌辉的绝佳机会,岂能错过

杨秀清的处理方式很简单,但也很粗暴,张子朋直接斩首示众;北王韦昌辉则要接受五十大板的杖责,而且是当众执行因为部属犯错,领导也要承担责任。这一打可不得了,韦昌辉躺在床上好几天都不能动,因为这是真的打,不是过过场面这么简单。后来,杨秀清要杖责洪秀全,也是韦昌辉去顶替,不是一般的倒霉。

杨秀清如此欺负韦昌辉,自然也知道北王对自己是恨之入骨。为了以防万一,杨秀清将原属于韦昌辉职务范围内的天京城防工作转交给石达开,北王府的塔楼、炮台、军用装备等也一同移往翼王府。杨秀清这么做,既是出于拉拢石达开之需要,更多的是在打压韦昌辉,减少他对自己的威胁

不久,杨秀清借口前线军务紧急,将韦昌辉调往江西督师,其实是为了剥夺他处理政务的权力。要知道,太平天国实行的是“军师负责制”,全国政务一律交给五大军师处理。随着南王冯云山、西王萧朝贵相继阵亡,韦昌辉一跃而成为天国掌权的二号人物,地位仅次于杨秀清。

从上述可知,杨秀清是处处在欺负韦昌辉,而且还要剥夺他的权力。所以,韦昌辉对杨秀清是一肚子的怨气,只要一有机会爆发,其后果将不堪设想;血洗东王府、诛杀东王余党,将“天京事变”扩大化就是最有力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