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正文

俄罗斯在远东的力量有多薄弱? 我们是否有收回这一块地方的可能?

时间:2019-01-11 20:31:59        来源:

近年来,罗斯远东地区发生严重人口危机,引起了世人的关注。远东的人口问题由来已久,发生人口危机也由诸多原因引起。如何解决这一危机已俄罗斯政府关心的一件大事。而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形势下,如何看待东北移民潮,包括国人向远东移民,也已成为俄官方和学术界关注和探讨的问题。

俄远东地区人口问题和人口危机的表现

俄远东面积约620万平方公里,占俄联邦领土的30%左右俄国开发远东已有几百年历史。1582年俄国征服西伯利亚汗国,俄国人开始移入西伯利亚地区,那里的人口也就由土著居民和外来移民两部分构成。但一直到19世纪中叶,俄罗斯早期移民的进展还是十分缓慢的。1857年和1860年,俄国迫使中国清政府签订了瑷珲条约北京条约。当时沙皇政府认为,要想巩固远东地区的边境,首先取决于边疆的移民,因此便于1861年制订章程,决定从欧俄向远东迁徙人口。1905年中东铁路建成后,有更多的移民前往远东。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远东地区约有150万人

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权计划进行移民,使远东人口逐年增加。从1933年开始实施第二个五年计划时起,苏联实行优惠的移民政策,鼓励移民前去远东。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苏联政府又将许多军工厂迁到远东,并加大向这里移民的力度。1956年,远东地区约有430万人。60年代,远东进入大规模开发的新阶段,这里的人口更是持续增长, 1982年达到720万人。1991年又发展到810万人,达到历史的最高点。

苏联解体后,俄远东地区开始出现人口危机,其人口数量在10年内持续减少。应当看到,这是发生在整个俄罗斯的普遍现象:1992—2000年,俄人口从1.48亿降至1.44亿,而且降低速度在不断加快,以至有学者指出,按这样的速度计算,俄罗斯人口到2050年将减少到8千万。②相比较而言,俄远东地区的人口危机情况尤为严重: 1991—2000年远东人口从810万降至720万,退到了1982年的水平就是说,10年间远东地区减少了90万人,使远东人口从占俄罗斯人口总数的5.4%降到只占4.9%。2000年,俄罗斯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为8.5人,而在远东只有1.2人。

③远东的人口危机主要是由人口的自然损失和移民运动引起的。自然损失方面表现为远东人口出生率的持续降低和死亡率的不断提高,而且死亡率高于出生率。1991—1999年,远东人口出生率从13.7‰降至9‰,下降幅度为33.6%;而整个俄罗斯的人口出生率从12.1‰减少到8.3‰,下降幅度为30.4%。同期远东的人口死亡率增长了40.7%,而整个俄罗斯增长了28.9%。就是说,整个俄罗斯在10年间人口自然减员的增长速度为25.5%,而远东地区则为1.4倍。远东人口的自然减员主要是从1993年起开始严重起来。有资料表明,1993—1999年,远东地区人口死亡率高于出生率所带来的人口减员总数为11.09万人。[4]远东地区人口老化和平均寿命降低也是值得关注的问题。通常认为,一个地区如果超过65岁的人占到了7%以上,它的人口就老化了。远东地区在2000年1月1日的这一指数为7.5%。

近10年来,包括远东在内的俄罗斯人均寿命在不断下降。出生于1989—1990年的远东人平均寿命预计为67.7岁,其中男性为62.7岁,女性为72.8岁;而整个俄罗斯相应为69.4岁、64岁和74.4岁。但出生于1999年的远东人平均寿命预计只能达到64.4岁,其中男性为58.9岁,女性为70.6岁;整个俄罗斯相应为65.9岁、59.9岁和72.4岁。这一平均寿命指标低于东北亚所有国家,例如日本的人均寿命男性为76.9岁,女性为83.3岁;韩国分别为69岁和76.2岁;北朝鲜分别为69岁和75岁;中国分别为68.1岁和72.3岁;蒙古分别为64.7岁和67.7岁。

一方面,远东地区的人口外流情况相当严重,而且其高潮始于1989年。近10年来远东总共减少了90万人,其中移民外流便为82.89万人,占远东人口损失总数的92.4%。根据一些资料看,远东的人口外流率在1995年为13.6‰,1999年为8.7‰。[3](370)尤其是远东北部地区人口减员情况最为严重,这里的居民除了离开远东外,还向远东地区南部迁移,如雅库特自治共和国、萨哈林州、马加丹州、勘察加州、楚科奇自治区的居民不断移往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滨海边疆区、阿穆尔州和犹太自治州。

俄远东地区出现人口危机是由诸多原因造成的,其中主要有:

第一,历史方面的原因。长期以来,远东地区便人口稀少,增长缓慢,如1980年雅库特自治共和国平均每平方公里只有0.3人。而且远东人口一直流动量过大,定居率过低,人口向西倒流的情况很严重,如1959—1972年俄联邦人口流动率为4.6%,而远东地区则为7.9%。

第二,自然条件方面的原因。远东地区僻远、寒冷、荒漠,基础设施生活设施相对落后,生产与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从而导致人口的大量外流。远东地区的人均寿命没有达到俄罗斯的平均水平,也与远东极特殊社会经济和气候地理状况有关,使得这里的患病率和死亡率较高。

第三,社会政治心理方面的原因。可以说,苏联解体是导致人口危机的重要因素。苏联解体后居民生活水平急剧降低,国内局势稳定,医疗等社会保障条件也不如从前,这些情况严重影响到整个俄罗斯特别是远东地区的人口形势。包括远东在内的俄罗斯妇女生育率呈下降趋势,因生活负担过重等原因不愿生孩子家庭越来越多。

另一方面,苏联解体后俄欧地区向远东大规模移民的过程结束了。1999年,从欧俄移往远东的人数仅为1986年的19%,而同时又有大量的人返回欧俄地区,并把当地居民卷入到外流潮中。移民外流的主要动机是出去求学、寻找更好的工作和回到以前的居留地,就是说是人们对远东的工资水平、严寒气候、生活环境文化生活水平低等感到满意而离去。

10多年来人口持续下降,对俄罗斯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等众多领域产生了很大影响,可以说它已成为威胁俄罗斯民族生存和发展的头号敌人由于人口减少,现在俄劳动力的缺口达1000万,特别是远东和西伯利亚的石油、天然气、木材、煤矿、黄金等生产领域,劳动力短缺近50%。在远东地区的9个联邦主体中,有5个联邦主体的工业生产出现负增长。远东的乡村更是萧条,由于劳动力流失等原因,不少土地都荒芜了。

劳动力不足和人口老化,是导致俄经济发展缓慢的一个重要因素,并且加重了有劳动能力者的社会经济负担。特别是远东地区有劳动能力者的大量外流,恶化了当地居民的人口结构,破了开发该地区的劳动潜力,也破坏了远东地区在几十年间付出巨大努力形成的人口基础。另一方面,劳动力短缺导致外来移民的大量涌入,也引起了一些社会问题,刺激了一些人的排外情绪。

俄罗斯学者指出,提高人口出生率、降低死亡率和实施良好的移民政策已成为目前解决远东人口危机的3个关键,对此需要进行国家和地区级的干预,要有地区人口政策和移民政策的新观念。首先,为了在近期内稳定人口,中长期内增加人口数量,国家必须对远东采取一些追加的补偿措施。具体说,就是要改善远东地区的劳动力市场状况,扩大各级学校网,在个别指标方面建立起较其他地区更为优越的生活条件,以大大减少人口外流;要注重完善卫生保健机制,提高其普及程度,达到最大可能范围免费医疗;要刺激提高人口出生率,降低因“地方因素”造成的死亡率,改善人口寿命的状况。

其次,俄罗斯学者特别强调区域内移民的意义。他们指出,急剧减少向西倒流的移民潮目前是不太现实的,而远东区域内从北向南的移民流动毕竟可以使远东保留一些人口潜力。因此,移民政策应实现两个区域目标:第一,在远东南部地区(滨海边疆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阿穆尔州和犹太自治州)为远东北部的移民创建更优惠的新定居条件;第二,在远东南部为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的移民创建较欧俄地区更优惠的居住和工作条件。他们指出,近年来远东人口虽然大量流向克兰白俄罗斯,但南高加索和前中亚加盟共和国也有一些说俄语的居民流向了远东地区。

再次,俄罗斯学者认为解决人口危机最有效的措施是吸引外国移民。2000年,俄对外国防政策会议制定出《21世纪初俄罗斯西伯利亚和远东:新评价、新次序、新决定》的草案,在论证该草案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人口老化与人口流动相结合形成一些不利条件,但有了外来移民就不会使辽阔的西伯利亚和远东荒无人烟……因此应当把外来移民看作是一件有社会意义的和国家欢迎的事情。”⑤目前俄罗斯共有800多万外国劳动力,其中20—45万在西伯利亚和远东。俄罗斯今后每年还将引进20万外国劳动力。

尽管如此,根据俄罗斯制订的中长期人口数量的最低方案,远东人口还将从2000年的720万减至2015年的660万(即1977年的人口数字)。也就是说,在今后15年内,远东还会损失大约60万人口。

俄远东地区的中国移民问题

俄罗斯于19世纪中叶开始引进外国劳动力。当时的俄国政府根据中俄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有关条款规定,允许中国人前往俄罗斯。19世纪70年代中期,几百名中国劳力首次出现在远东的采矿业中,不久俄政府使用华工从事军事交通基础设施建设。80—90年代,俄政府使用大量开支内部省份向远东迁移人口,但远东的劳动力仍感不足,其劳动力价值也较为昂贵,因此便扩大使用华工。1893年,俄远东南部地区(阿穆尔州、滨海州、外贝加尔州)有90.84万人,其中包括2.89万中国人(占该地区人口的3.2%),0.55万朝鲜人,700多日本人,500左右的欧洲人。到1910年,有15万中国人在远东居住,占远东总人口的12%多。⑥当时远东的华工主要集中在采金业(占其总劳力的87.6%)、林业(占其总劳力的67.1%)、港口业(占其总劳力的57.8%)、铁路(占其总劳力的53.3%)和硅酸盐工业(占其总劳力的92.5%)领域中,而且远东的中资企业俄方私营企业在数量上不相上下(约1:1.5)。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俄政府大批征召有劳动能力的俄国人到前线作战,便更加鼓励华工前往远东地区。

1917年前后,华工积极参加了十月革命和当地苏维埃政权的建设。然而,在30年代肃反期间,苏联政府将大量中国人驱逐出境,此后中国人向俄罗斯移民的过程遂告一段落。

随着苏联解体和俄罗斯推行政治、经济自由化,俄中之间人员往来急剧发展起来。据统计, 1988—1993年间进出中俄边境的人员数量每年从6233人增加到373930人,几乎增长了60倍。⑦1989年,在俄远东地区居住着1742名中国人, 1990年增加到1.5万人,1993年接近10万人。⑧俄联邦政府从1993年底开始采取措施,加强对移民的控制,但自1999年下半年起,移民潮又渐趋高涨。为此,俄政府对外国劳动力实行了限额和许可证制度。俄学者认为,目前居住在俄罗斯的中国人不到50万,⑨其中在远东地区为23.7万,约占远东人口总数的3.3%。

如何看待远东的外国移民问题,在俄学术界和居民中有不同的观点。一部分俄国人对中国移民居住他们的住所和排挤他们的工作感到不满,有些传播媒体渲染所谓“中国人口扩张”、“黄祸”、“中国威胁俄罗斯”等危言耸听之说,这显然带有明显的排外情绪。另一种看法较为客观,认为东北亚地区的跨国移民,包括中国移民在内,首先应看做是现阶段世界社会发展全球化的总问题。有学者指出,相比较而言在远东居住的中国人并不多,例如仅在美国旧金山就居住着43万中国人。此外,从世界上普遍采用的外国移民万分比来看,俄罗斯这一比值为31.25,比加拿大(295)、澳大利亚(178.5)、美国(65.9)和西欧多数国家要低。 俄罗斯对外和国防政策会议主席团主席、俄科学院欧洲所副所长С・卡加拉诺夫指出:“一般来说,移民对国家有很大的好处,美国是个十分典型的例子。我们也应该考虑怎样鼓励外国劳动力的流入,而不要像害怕瘟疫一样地害怕移民。国家还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就是为西伯利亚和远东创建一个特殊的投资环境,以便能尽快地从美国、日本、韩国和中国引进资金。我们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将很快陷于一种复杂地缘战略地位。”

俄罗斯学者认为,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人向俄移民浪潮具有鲜明的经济性质,促进了当时俄罗斯劳动力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发展,并为远东经济基础设施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当时俄国的一位负责官员А・А・帕诺夫就曾指出:中国人的劳动在该地区经济生活中具有“极重大的意义”。

当今的中国移民同百年前一样,也具有经济性质。显然,作为中国劳动力的需求者,俄罗斯正在逐渐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外国劳务销售市场之一。

俄学者得出结论说,从俄罗斯加入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的前景和任务看,俄中共同开发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自然资源,可以使两国通过具体的经济合作来充实战伙伴的政治关系;而且不仅要在俄中双边资源和经济一体化的基础上,还应该在不断扩大的经济空间国际化程度的开放基础上,来开发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

    阅读下一篇

    日本小哥哥通过汉语三级, 因“

    汉语,作为中国人而言,这是传统语言,也是中国人必学的语言之一,随着国家的强大,汉语也逐渐被其他国家学习和传播,这标志着中国在世界上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