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弈 > 正文

导弹生意促成两国建交 超过中国的外汇储备

时间:2019-09-26 22:20:06        来源:

 为了更好的为读者呈现多样军事内容,满足读者不同阅读需求共同探讨国内国际战略动态,新浪军事独家推出《深度军情》版块,深度解读军事新闻背后的隐藏态势,立体呈现面临复杂军事战略环境欢迎关注

在4月29日(昨日)的沙特阅兵式上,该国向中国采购东风-3中程弹道导弹近30年来首次公开展示。此前有报道指出,中国在1980年代向沙特出口一批东风-3型弹道导弹拆除核弹头,配备常规弹头射程超过2000公里。在此我们节选沙特现国防力量总监哈立德·本·苏尔坦亲王的回忆录《沙漠勇士》的部分内容,回顾当年尘封已久的往事。以下为选文:

资料图:沙特苏尔坦亲王访问中国

中国绝密导弹基地来了个“小胡子”  

1987年的一天,一支低调却戒备森严的车队驶向中国某战略导弹基地。虽然基地的解放军们已经被告今天将有重要客人来访,但在见到访客之后,还是大吃一惊——对方竟然是一个留着浓密小胡子的外国人!中国最神秘的导弹基地,竟然接待了一名外国人,这可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啊。

直到一年后,美国华盛顿邮报》才获知了这个消息并将之公布出来:中国正在和沙特进行一项军贸活动合同的内容竟然是射程可达2800公里的中程弹道导弹“东风-3号(北约称之为CSS-2)”。这在当时而言,“东风-3号”这种射程的武器可是不折不扣的“大杀器”,即使抛开这些不谈,那时的沙特和中国不但没有正式建交,还在和台湾保持着“邦交”的关系

1988年4月6日,就在美国和中东一些国家还在为此事进行无休止的争吵时,中国正式公开了此事,中央电视台在转播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时,突然插播了一段时任国外交部长吴学谦的声明:“应沙特阿拉王国的要求,我国政府已售出一些非核常规地地导弹。”

“东风-3号”中程弹道导弹,是中国研制的第一代中程地地战略导弹,也是第一种可携带万吨级当量热核弹头的导弹武器,最大射程可达2800公里(增程型号最大射程4000公里)。这种射程意味着它毫无疑问为当时中东地区射程最远的导弹,不仅能覆盖伊朗拉克以色列全境,甚至还包括印度苏联的部分地区。这种足以影响地区战力平衡的武器,是如何卖到沙特去的呢?这还要从第四次中东战争两伊战争说起。

在1973年爆发的“赎罪日战争”中,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为了支援以色列,下令美国空军“把所有能飞的玩意都飞往以色列!”,也因为美国的支援行动严重激怒了阿拉伯国家,阿拉伯国家联合对美国实行彻底的石油禁运,造成美国油价暴涨,导致1973年石油危机。此后阿拉伯国家了解到他们无法在军事上击败以色列,那个时候的以色列不但拥有F-15、幼狮等先进战斗机,还拥有射程超过1000公里的“杰里科-2”中程弹道导弹,甚至有多方消息表明以色列已经获得了核武器。尽管以色列在军事上明显优势,但是每当沙特寻求购买西方武器的时候,以色列就会“毫不例外地大吵大嚷”加以阻挠。同时,沙特对美国国会的对于采购美国武器的相关审核手续和流程大感恼火:我们花了大笔的银子去买你们的武器,却还要面对美国国会的“凌辱并且感谢美国所赐的“恩惠”。这个时候,沙特国王感觉到他们的安全和自尊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开始计划寻求其他的武器购买渠道。

1980年,中东地区世界两大产油国——伊朗和伊拉克两国之间爆发了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就在两伊双方打得热火朝天、沙特为此焦头烂额并担心被拖入战争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令沙特很恼火的事情:1982年,以色列对黎巴嫩境内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游击队叙利亚驻军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只用了几天时间,就占领了黎巴嫩的半壁江山,沙特人形容这是一场“罪恶昭彰”的战争。

资料图:中国东风-3型中程弹道导弹

面对以色列和伊朗的双重威胁,沙特法赫德国意识到他们需要一种“能够提高我们武装部队人民士气的武器”,一种“对我们进行攻击之前必须掂量掂量的武器”。遵照国王的指示,1985年,沙特驻美国大使班达尔亲王首先行动起来,试探性地向美方提出购买“长矛”弹道导弹的请求,结果,这种射程只有120公里的战术地地导弹购买请求被美国拒绝了。当班达尔垂头丧气地把这个消息汇报回国内后,沙特人开始苦闷起来:到哪里去找一个能迅速提供这种武器,而又不会提出限制条约的国家呢?沙特防空司令苏尔坦亲王向国王推荐了当时尚未和沙特建交的中国。

一笔交易就超过中国的外汇储备

1987年下半年,沙特决定以现金支付方式,订购了一定数量的“东风-3”导弹,同时中国承担为沙特部署这批导弹规划基建和培训相关人员。这笔交易是中国迄今为止金额最大的单项军火输出,总金额达35亿美元之巨,可能现在人们对35亿美元的金额不屑一顾,但在1986年,中国的外汇储备才20.72亿美元!

在决定向中国购买“大杀器”之后,在美国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的沙特驻美国大使班达尔亲王和他戴着面纱妻子1986年秘密来到了中国,向中国透露了他们的意图:你们愿意把“东风”导弹卖给我们吗?中国方面对此的回复是“原则上同意做这个合同”。

初步接触之后,中国派遣人民解放军参谋长曹刚川中将来到沙特阿拉伯详细讨论这个项目,1986年12月,中沙双方代表开始在沙特南部某个空军基地展开秘密谈判,这次谈判中,双方草拟出了一份秘密代号为“隼”的项目提纲。

1987年,沙特防空军司令苏尔坦亲王取道马来西亚来到中国,开始洽谈购买中国“东风-3”弹道导弹的事情。为了掩人耳目,苏尔坦亲王放出口风:为了劝阻中国不向当时正在同伊拉克进行旷日持久战争的伊朗出售武器,我亲自去中国购买轻武器,以武装保卫油田设施的沙特武装部队。在当时的环境下,这个简单理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和怀疑。

资料图:沙特国防军赠送国防部长苏尔坦(不是本文作者)的导弹模型,其中显示了3种不同的弹道导弹,它们构成了沙特的战略打击力量

紧接着,苏尔坦亲王又开始了第二次中国之行,因为谈判出现的一些问题,双方决定先在香港进行有关洽谈。为了防止向沙特方面的汇报被监听,苏尔坦亲王走出他下榻休息的香港饭店后,随意走进一家偶然路过的饭店,开个房间,在公开线路上用密语向沙特阿拉伯打电话,然后立刻退房。在香港期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苏尔坦亲王偶遇了巴林国王苏莱曼·哈利法,巴林国王向苏尔坦亲王问起他来香港访问的目的,苏尔坦亲王回答说:我正在度假。但当时车上坐着众多的沙特将军,苏尔坦亲王的回答显然难以让巴林国王相信,但幸好对方很有礼貌地没有追问下去。

经过几轮谈判之后,中国了解到了沙方的采购诚意,便安排沙特官员前去参观二炮的“东风-3”导弹基地,让他们参观了导弹从推出洞库到进入发射程序的全过程。这就是本文开头的那一幕:基地里竟然来了外国人。沙特代表团随后被告知,他们是第一批见到“东风-3”导弹实体的外国人。

基于双方的努力,“东风-3”导弹的购买谈判以令人欣慰的速度完成了,在1987年下半年,沙特决定以现金支付的方式,订购了一定数量的“东风-3”导弹,同时中国承担为沙特部署这批导弹规划基建和培训相关人员。这笔交易是中国迄今为止金额最大的单项军火输出,总金额达35亿美元之巨,可能现在人们对35亿美元的金额不屑一顾,但在1986年,中国的外汇储备才20.72亿美元!

导弹的协议签署后,沙特在中国的技术支持下开始设计导弹的贮藏和发射基地,第一个基地选址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西南将近560公里处的苏莱伊勒,另外一个基地是欧莱伊。为了尽快熟悉购买的这些沙特人之前想也没想到过的新式武器,他们在沙漠中建立起一个秘密的训练基地,在中国已经接受了培训的军官士兵们要继续在训练基地进行训练。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些令苏尔坦亲王哭笑不得的事情,因为“东风-3”导弹项目的保密需要,在秘密基地的军人们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一些军人的妻子打电话给苏尔坦亲王,她们的丈夫是不是已经被派去去阿富汗打仗了?甚至一部分军人妻子猜想,她们的丈夫已经去世,还央求苏尔坦亲王把他们的死讯正式通知给她们,这样她们就可以按照教规享受应有的权利,履行该尽的义务,正式悼念她们的丈夫。

导弹生意促成两国建交  

当导弹开始运向沙特进行交付的时候,很多嗅觉灵敏的国家已经觉察到一些动静,当运输船队到达西印度洋的时候,美国甚至出动了航母进行“观摩”,一艘印度船只也在附近游荡,在靠近巴基斯坦的海域后,这位“阿拉伯小兄弟”的空军以演习的名义对船队进行了护航。当导弹运抵沙特港口后,苏尔坦亲王下令把船只停泊在一艘美国货船的旁边,如果有人搞破,就得冒着得罪美国的风险。导弹随后被运往一些秘密的地点,沙特通过范围的分散、伪装以及其他一些方法,使敌人难以只实施一次攻击就破坏掉他们的新型威慑武器”。

在这里需要提及的一个事情是,虽然“东风-3”型战略导弹可以携带核弹头,但在该导弹决定出售给沙特前,按照沙特的需求,专门研制了一种常规弹头(代号118弹头),这也是中国第一个地对地中程弹道导弹常规弹头。尽管打击精度不能和后来的一些型号相比,但重达两吨的常规战斗部打击效果也是相当可观的。

在美国《华盛顿邮报》率先披露了中沙导弹贸易的新闻后,美国警告称沙特购买的“东风-3”导弹是对以色列的威胁,呼吁国政府对中沙两国采取严厉制裁措施。为了向沙特施加压力,美国总统里根还一度召回了驻沙特大使休姆·霍兰,其实霍兰是因为沙特向中国购买导弹一事上喋喋不休的抗议激怒了法赫德国王,霍兰向美国国务报告称自己“无法继续在沙特待下去了”。事情说来很简单,美国人对沙特在不同他们商量的情况下,竟然购买他们认为是“大杀器”的弹道导弹!随后,美国人恼怒并傲慢地提出,要检查已经运抵沙特的“东风-3”导弹,这个无理要求当然被沙特拒绝。在以色列方面,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沙米尔的一位助手威胁说,以色列可能会对沙特的导弹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

沙特为进口的东风-3导弹修建了完善的保障基地建筑

此后,美国人的态度发生了离奇的转变,他们把对此次贸易的批评转向了对“东风-3”的贬低:这批导弹采用的是常规弹头,威力有限,并且中国人出口的是有缺陷的“东风-3”。事后,有专家分析认为,美国之所以在这一事件中退让,重要原因换取中国遵守美国牵头建立的《导弹技术控制制度》,对射程在300千米以上、有效载荷在500千克以上的弹道导弹的转让进行限制。

很快,“东风-3”号导弹的威慑力就被证明了, 1990年8月2日,也就是苏莱伊勒基地正式运转仅仅几个月后,为了将科威特的石油宝藏控制在伊拉克手中,伊拉克悍然入侵科威特,不到一天,科威特全境沦陷,整个军事行动只用了不到10个小时。紧接着10万伊拉克大军直逼沙特东部领土,对沙特造成了严重威胁。在第一时间内,沙特军方紧急启动了苏莱伊勒基地的战备程序,沙特的官方电视台上很快便出现了“东风-3”的身影:在紧张且有序的安排下,多枚“东风-3”导弹被运往发射基地,随时准备履行它们的使命。苏尔坦亲王事后回忆,正是因为“东风”-3导弹的存在,使得当时的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不敢对沙特造次。

资料图:苏尔坦亲王参观长城

本次导弹贸易合作的过程中,中沙双方进行了许多富有成效的沟通,为中国与沙特之间建立外交关系打下了基础,沙特表示:通过这次军贸,看到我们之间的战略联系是如此密切,推迟互相承认是毫无意义的。苏尔坦亲王安排好关系正常化以及在各自的首都开设使馆的一切细节工作之后,和他的兄弟班达尔亲王又一次前往北京,向中国转达国王正式同意双方建交相关安排的消息。1990年7月21日,中华人共和国政府和沙特阿拉伯王国政府决定两国即日起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中沙建交后,两国的关系一直维持友好和平发展创造了不同社会制度、不同信仰、不同文化传统的国家间和睦相处、友好合作的典范。

    阅读下一篇

    俄罗斯和乌克兰两个兄弟民族应该

    俄罗斯总统普京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俄罗斯和乌克兰两个兄弟民族应该恢复正常关系,乌克兰新领导人不应以“恐俄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