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弈 > 正文

师出伊拉克战争 志在挑起第三次波斯湾战争美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

时间:2019-05-14 22:52:33        来源:

师出拉克战争 志在挑起第三次波斯湾战争美国安全顾问博尔顿

  

  

  5月5日,美国政府宣布美国海军“林肯号”航空母舰航母打击群、空军第20轰炸队的B-52战略轰炸机前进波斯湾地区,因应世仇伊朗可能的军事攻击行动,并严厉警告德黑兰当局。特别的是,作这项宣布的人不是特朗普总统、不是可望真除的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不是国务卿蓬佩奥,而是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

  时光倒流16年,另一个波斯湾地区战云密布的时刻,时任国务次卿的博尔顿(John Bolton)一口咬定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武器(WMD),也是2003年伊拉克战争(第二次波湾战争)的推手之一。这场战争造约6万军人、20万平民死亡

  

  美军林肯号航空母舰5月9日通过埃及的苏伊士运河,准备赶往波斯湾部署

  “想要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就必须轰炸伊朗”

  博尔顿不仅是美国华府的鹰派代表人物,也是硕果仅存的新保守派(neoconservative),仇恨伊朗的程度不下于仇恨萨达姆(Saddam Hussein)的伊拉克。2015年3月,博尔顿撰文投书《纽约时报》,标题开门见山“想要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就必须轰炸伊朗”(To Stop Iran’s Bomb, Bomb Iran)。2018年3月,博尔顿在一场伊朗流亡组织会议上宣示,特朗普政府伊朗政策目标应该是“政权更迭”(regime change),他说:“今天在场的各位,2019年会在伊朗庆祝。”一个月之后,他接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

  可想而知,博尔顿对前总统奥巴马在2015年主导完成的伊朗核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深恶痛绝,必欲去之而后快。特朗普其实不算是一个“好战”的总统,对伊拉克战争的态度早已从赞同转为批判,但对于伊朗核协议(JCPOA)与博尔顿所见略同,斥之为“美国历来签定最糟糕、最偏颇的协议之一。”

  

  2019年,美国与伊朗关系长期恶劣,特朗普总统上台后每下愈况。

  国共和党、以色列沙特阿拉坚决反对伊朗核协议

  伊朗核协议(JCPOA)虽然让伊朗承诺冻结其核(或者核武)计划15年并接受国际监督,得到英、法、俄、中、德等主要国家与欧盟支持认可背书,伊朗3年多来也切实履行承诺,但美国共和党与伊朗另外两个世仇以色列、沙特阿拉伯不改坚决反对立场,指控伊朗核协议(JCPOA)忽略了两大问题:伊朗全力发展弹道导弹军备、伊朗支持的武装组织与恐怖组织肆虐中东地区。

  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JCPOA),美国恢复对伊朗的严峻制裁。一年之后,美国出手全面扼杀伊朗经济命脉──石油出口,并加码制裁其金属产业;伊朗宣布“部分退出”伊朗核协议(JCPOA)承诺,要求欧盟在2个月之内提出协助伊朗渡过制裁危机方案,否则德黑兰将全面重启核(核武)计划。

  

  伊朗试射弹道导弹

  极限施压”从外交经贸延伸至军事场域

  确实如此,神权治国、强烈反美、发展核武与弹道导弹、介入区域冲突、否定以色列生存权、与沙特阿拉伯争雄等等。都是伊朗议题最纠葛复杂之处,但40年来解不开的死结,有可能用军事手段解开吗?以博尔顿为首的华府鹰派显然已经失去等候的耐心,“极限施压”(maximum pressure)从外交经贸延伸至军事场域。

  于是我们看到美国对伊朗剑拔弩张。“林肯号”((USS Abraham Lincoln)航母打击群(CSG-12)、B-52“同温层堡垒”(B-52 Stratofortress)战略轰炸机之外,五角大厦10日又加码部署一个营的“爱国者”防空飞弹(MIM-104 Patriot)与“阿灵顿号”(USS Arlington)两栖船坞登陆舰(LPD)。

  

  美国海军“阿灵顿号”(USS Arlington)两栖船坞登陆舰(LPD)(US Navy)。

  美国不断升高挑衅,要让德黑兰按捺不住

  特朗普虽然向来对“海外投射美国军力”抱持怀疑态度,上任以来的军事大动作只有两度对叙利亚发射巡航导弹,但他对伊朗似乎无意踩煞车,一路放任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升高挑衅的强度;而且人尽皆知,博尔顿会为了达成目的不惜排除异己、扭曲甚至捏造关键情报咨询。一旦德黑兰按捺不住,在波斯湾地区发起攻击(或者教唆武装组织攻击),华府(或者以色列)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反击

  美国海事局(MARAD)10发布警告,伊朗可能会攻击包括油轮在内的美国商船。伊朗南方与阿曼(Oman)共管的霍尔木兹海峡(Strait of Hormuz)最窄处只有39公里,全世界使用的石油有20%经由这里运输。12日,沙特阿拉伯宣称两艘沙特阿拉伯油轮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外海遭到攻击。此地无银三百两,伊朗外交部直接跳出来要沙特讲清楚说明白。

  

  伊朗与美国是世仇,经常爆发反美示威

  特朗普总统还要做多久?伊朗经济苦难日甚一日

  那么伊朗会吞饵上钩吗?风险正与日俱增。德黑兰仍然期盼欧盟伸出援手,纾缓美国制裁的窒息效应,撑到2021年1月特朗普下台,伊朗核协议(JCPOA)重获生机。但2020年美国总统选战胜负难料,伊朗的经济苦难却日甚一日:石油收入枯竭,伊朗货币里亚尔(Riyal)不断贬值,失业率超过12%,今年通货膨胀率上看40%,GDP将缩水6%。伊朗现任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是愿意保全伊朗核协议(JCPOA)的温和派,但是在国内鹰派势力钳制之下,予人“对美国软弱” 之感将形同政治自杀

  

  伊朗总统鲁哈尼。

  但面积近165万平方公里,人口8165万的伊朗毕竟不是伊拉克;虽然近年大砍军事预算近3成,但54万5千人的正规军、35万后备部队仍是中东地区一支劲旅,更何况他们还可以动用遍及伊拉克、叙利亚、也门、黎巴嫩的什叶派附随组织。

  就算美国能够击溃伊朗的正规军、拖垮伊朗的神权体制,想想博尔顿“经手”的上一场战争;16年过去了,伊拉克仍然是全世界最混乱、最贫穷、最危险、最容易发生恐怖攻击的“失败国家”(failed state)之一。至于“战犯”博尔顿,也是始终如一,至今自己坚称伊拉克战争师出有名。

    阅读下一篇

    500亿订单出大差错:找总师追责却

      今年以来,各国海军开始加大潜艇投入力度,这不,上月底中国海军才展示了核潜艇的风姿,最近澳大利亚海军又开始招标新常规潜艇,参与